狂徒

无聊P了一下等等和凡凡的合成照 感觉好像范冰冰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苏越/越苏】除妖师记事

cp无差

祝各位看官新年快乐❤

———————————————————————————

远在南疆,有一乌蒙灵谷,不闻世事,以自身强大的除妖本事守护着谷内的安宁。

乌蒙灵谷的巫祝韩休宁对作恶的妖怪从不轻饶,故招来谷周围的妖怪对其的不满,却对她无可奈何。

却怎想,一除妖师得悉此事,他为夺乌蒙灵谷之凶剑焚寂,竟串通众妖怪进攻乌蒙灵谷。

谷周围的妖怪本就对那巫祝恨之入骨,便答应帮助他将乌蒙灵谷一举歼灭。

韩休宁有一子,名为韩云溪。韩休宁为保乌蒙灵谷的一点血脉,在结界被破坏的时候,取下焚寂让韩云溪带上它逃出谷。

“云溪,你带着剑出谷,”韩休宁说着从怀里拿出一小指长的线,“跟着‘芯’走,不要回头知道吗?”

‘芯’是一种无害的妖怪,它会自我燃烧漂浮在空中,照亮四周。有时候会吃掉蜡烛上的灯芯,取替其位置,在蜡融化后便会离开。

韩云溪正值懵懂的年纪,对即将发生的灭谷之灾并不知晓,故听从娘亲的话跟着‘芯’出了谷。

‘芯’飞得老快,韩云溪拼了命也落后不少,突然他被绊了一跤,爬起来的时候‘芯’已不知所踪。韩云溪只跟着‘芯’奔跑,全然不知道自己身在何处,‘芯’消失后才发现四周一片漆黑,一丝光线也无。

韩云溪心生恐惧,哽咽着喊娘。

“娘,娘,呜…娘…”

突然,身后传来韩休宁的声音,“云溪…云溪…”

韩休宁的声音一如既往地温柔,韩云溪不作他想,惊喜地循声望去。

没想到入目的不是韩休宁慈祥的面孔,而是一只苍白得发光的手臂,眼见尖锐泛黑的指甲就要刺入他的眉心。

韩云溪下意识瞪大双眼,声音却丝毫发不出来,也无从抵抗,就要眼睁睁地看着那只手臂向自己伸来。

韩云溪感觉到自己的眉心一阵刺痛,但同时间他的后襟一紧,韩云溪被那力道拉退了几步,像是被拉出黑暗似的,周围豁然开朗,他看见了淡淡的月光穿过层层枝桠照射在土地上。

韩云溪看着那片黑暗渐褪,那只手缓缓退入黑暗,消失殆尽。后襟的力道松开了,他没了支撑,双腿一软跪在地上。

一名蓝衣男子从韩云溪身后走到他眼前蹲下,韩云溪才回过神来,目光渐渐聚焦,才看清眼前之人。

蓝衣男子的指尖碰上韩云溪的眉心,问道,“疼不疼?”

韩云溪看着男子呆呆地摇头。

男子又问,“我叫陵越,你叫什么名字?你的家在哪里?”

韩云溪努力地回想,却想不起自己怎么会在这里,从哪里来,要到哪里去。

“没关系,你刚刚被‘忆白’伤了,它夺取了你部分的记忆。”

陵越取下霄河剑,霄河剑在月光的沐浴下泛着悠悠白光,他拔出些许剑身让韩云溪在银亮的剑身上查看自己的眉心。

韩云溪看见了自己的眉心上有一红点。

陵越执起他的手将他扶起来,拍拍他膝下的泥土。韩云溪身高不过到陵越腰部以下,他抬头看陵越,感觉陵越竟是如此高大。

陵越牵着他的手走出森林,路上看见不少奇怪的青光。陵越向他解释说那些是‘菌’,‘菌’会附在生物上吸收营养,使被附生者加速衰老,而它们的弱点是水,所以它们通常只会出现在森林深处,接触不了雨水的地方。



“我在来时的路上看见了延绵百里的屠苏草,不如以后你就名为百里屠苏好不好?”




“嗯。”




在这一天起,韩云溪忘却往事,取名为百里屠苏。




从此,韩云溪和乌蒙灵谷就只存留在历史当中。




———————————————————————————

2016年第一篇文章







【苏越/越苏】往事


cp无差

——————————————————————————

学长和学弟经过布告栏的时候,学弟瞧见了布告栏上的一张照片。



模范生,百里屠苏。



照片上的人抿着唇,面色冷漠。



咦,还与学长同届。



学弟深感疑惑,在大学里他可没见过或是听说过百里屠苏这等人物呀。



学弟向学长道出心中疑惑。



学长皱眉,踌躇了一会儿,才缓缓道出过往。



那时候屠苏是住校生,与三个同学同一间宿舍,其中一位同学就是学长。



有一天,屠苏早上醒来就说自己想起来了。



想起了他的师兄。



屠苏拿了手机和钱包就说要去找师兄,连课也不上了。



屠苏平时是三好学生,一堂课也没翘过。



现在竟然连课也不上就要走,他们不禁感到奇怪。



但是三个舍友看他一脸认真,嘴里一直说要去找师兄,拉也拉不住。



他们没办法,心里担心,便翘了课陪屠苏去找他口中的师兄。



他们兜兜转转来到了一座山中,山里树木耸立,感觉看哪儿都是一样的。他们心里有些悚,连忙劝屠苏回去。



屠苏不回去,执意要进山。屠苏好像认识路似的,脚步不带犹豫地走进了山里。






随后不久他们看见了一间小木屋。






屠苏喜极,对着小木屋呼唤师兄。




木门应声而开,一位穿着蓝衣的俊美男子走了出来,蓝衣男子一头青丝轻轻束在身后,竟是古人的装扮。




脸上是与屠苏一样的神情,甚是欢喜。




他启唇,轻唤,屠苏。




三人讶异,拉着屠苏就要走。




屠苏挣开他们,指着他们的来路说,直走就可以出去了。



三人不知如何是好,让屠苏和他们一起走。




屠苏安慰他们说自己等会儿就会回去了,让他们先回去



三人无法,只好先转身离去。




回头望去,见到屠苏牵着蓝衣男子的手,脸上是他们没见过的开心。





他们进了小木屋,木门轻轻地合上了。





三人在山外边等了许久,天色也暗了下来。他们商量了对策后决定进山寻屠苏。其中一人捡起一根树枝边走边在土地上标记号,再次进了山中。




走了不久,算了算时间也差不多到了,却见不到小木屋。三人走深一些,四周冷风阵阵,众人心里都没底儿。



三人无计可施,想起屠苏说自己会回去便放弃了寻找,自行回了学校。




但是到了第二天早上屠苏还是没有回来。




手机也没人接听。





学长说到这儿停顿了,不自然地搓了搓手指。学弟见状,不安的问,他死了?






没有,怎么可能,学长打哈哈道。





学弟松了一口气,却听学长深吸了一口气,低声继续道——










只是从那时起我们再也没见过他了。






【六追/追六】测字

cp无差

———————————————————————————

追命经过海边时救了一个书生,名为陈三六。陈三六说要报答,硬是要替追命测字。



追命拗不过,便答应了。



救他不过举手之劳,真搞不懂读书人到底在想什么,而且他也不信这种江湖术士之言,追命腹诽地想。



陈三六带他到自己的算命摊子,拿出一张纸让追命写下一个字。



追命毫不犹豫地写下了一个字。


追。


陈三六看了很久,表情都变了几个,好像在深思又好像在发呆,把追命晾在一边。


追命不耐,嚷道,你不会是个神棍吧,还是江郎才尽了。


陈三六这才反应过来,笑道,这真是绝了,追命大人最近的运势肯定会很好,做什么成什么。


追命心里有些雀跃,却不表于色,只是挑眉懒懒回应,是吗?


是的,追命大人,你最近想做什么都会成功的。





陈三六言之凿凿。





说也奇怪,听陈三六这么一说以后,追命的命运似乎变得顺利许多。


这个月捉贼率最高的是他追命,俸禄也因此升高了,可以买更多的冰糖葫芦和酒了。


追命觉得好不快活呀。


追命决定请陈三六吃一顿。


饭桌上,陈三六听着追命的絮絮叨叨也替他高兴。


吃饭末了,陈三六又说,略商,不如我再帮你测一次字吧。


追命这次没有推拒,利落地应了下来。



这次追命写了一个命字。



陈三六这次没有看很久,却是和上次一样的结果。



追命接下来的日子越过越快乐,每日办完案后都会去陈三六的算命摊子找他絮叨。



陈三六每次都认认真真地听,然后给予回应。



追命说陈三六是他追命的兄弟。



陈三六垂眸微笑不语。




但是在一次的追贼中,追命中了贼人的奸计,导致内伤复发,不幸丧命于贼人刀下。



幸而贼人被追赶而来的三位名捕当场挥刀毙命。



当天神捕府披了白布,素白的灯笼高挂。




陈三六黯然,心里对追命十分内疚,因为他欺骗了追命。



两次测字都测出凶兆,他希望追命可以快乐地度过接下来的日子,几番沉痛思量,他选择了说谎。



追命的逝世可说是陈三六意料之内。




陈三六买了酒去到了追命的坟墓,把两张纸压在
酒瓶底下。



一张纸写着追,另一张写着命。



追命。





抱歉,略商。





陈三六走后许久,酒瓶被一阵奇风吹翻了,酒洒了。纸张被吹向高空,愈飞愈远。




后来,有一位渔夫打鱼时被海中央的两张白点吸引了注意,凑近了才发现居然是一具尸体。




两张白纸漂浮在尸体的左右。




渔夫心惊,把尸体和纸张都捞了上来。




纸张居然一点没湿,渔夫不识字,不知道写的什么。




渔夫报了官。




过后听集市的人们嚼舌根,才知道尸体是一个名为陈三六的书生,纸张上写的是追命。






【超瀚/瀚超】一个人无法生存

cp无差


———————————————————————————


项允超和何瀚是好朋友。


这句话是项允超自己说的,何瀚可不承认。


好吧,其实项允超喜欢何瀚。


很喜欢。



因为哥哥很聪明,项允超总是被拿来和哥哥比较。他不开心,不想变得和哥哥一样,抱着这个想法,逐渐变得玩世不恭。


项允超在宴会遇到何瀚后便一直缠着何瀚,何瀚不胜其烦,能躲则躲。


今天项允超在公司堵何瀚,把何瀚压在墙壁上亲了他一口,然后被推开了。


还被打了一巴掌。



嘤嘤嘤。



后来项允超得知何瀚为了替母亲报仇,使手段将何氏弄得濒临破产。


何瀚同父异母的弟弟何慕接手公司,成功把公司重新上了轨道。


项允超听到消息后四处寻找何瀚,终于在坟场找到了何瀚。



那天天气很好,太阳高挂在空中。



何瀚跪在母亲的墓前,跪了不知多久。原本因为从小带病而长期冰凉的身体变得滚烫,额头流下的却是冷汗。


何瀚双目禁闭,面露苦色,看起来已经神志不清。


项允超连忙把他抱了起来,何瀚身体软绵绵地。


项允超边跑边呼唤何瀚。


何瀚咳了一声,像是解禁一般,何瀚更剧烈的咳嗽,他捂着心口,像是呼吸不过来,想吸气却咳嗽得更厉害,整张脸都苍白不已。


出气还多过吸气。


项允超知道他有哮喘,自小身体还带着疾病。


项允超连超了几个红绿灯才到医院把他送进了急诊室。


医生告诉他说何瀚身体很虚弱,醒不醒的来还要看他自己。


因为长时间曝晒在太阳底下不吃不喝,身体的疾病都复发了。


肺炎,心脏疾病,胃病,哮喘。


何瀚的身体像是坏了的机器。


项允超很自责,为什么没能早些发现何瀚的异样。


项允超在身边照顾何瀚了一个星期便被家里捉了回去。项允超大吵大闹,家里人迫不得已把他关在了房间。


说是何瀚居心叵测,不可再与他交往。



何瀚床头柜上的黄玫瑰都枯萎了。




忽然一阵突兀的脚步声打破了医院的宁静。脚步声急急忙忙地穿过走廊,却在何瀚的病房前戛然而止。


项允超理了理衣服和手上的一束桔梗花才悄悄地打开病房门,深怕吵到了躺在病床上沉睡的何瀚。


项允超把黄玫瑰扔进了垃圾桶,换上了桔梗。


项允超执起何瀚的手笑了一下,慢慢地帮他活动手臂,说自己逃出来了。


项允超轻柔地捏着何瀚的手臂,低垂着眼说他们的第一次见面其实并不是在宴会上。




那时候他们在美国念同一间大学,都是学校里的风云人物,却不相识。


项允超却偷偷地关注着何瀚,觉得他虚伪,对谁都是一样的笑容。


项允超在何瀚经过他的教室时用弹弓把一个小纸团射向何瀚,何瀚白瓷般的脸上瞬间红了一小块。


何瀚吓了一跳,手上的书本落下了一本。他愣了一下才把书本捡起来,还有落在脚边不远处的小纸团。


展开来,是端正亮丽的字体。




讨厌你。



何瀚把纸条对折起来扔进了垃圾桶。


项允超看着何瀚走远了才把纸条从垃圾桶捡了起来。



项允超揉捏着何瀚的脚,看了何瀚一眼,才嘟起嘴扭捏道,那张纸条还在我哪儿呢。


原来真是你,何瀚沙哑的声音响起。


项允超抬头笑道,终于醒了。


何瀚回应他,是啊。




何慕做完工作打算去医院探望何瀚,却同时收到两个消息。




何瀚死了。



项允超在家里自尽,手里紧握着什么,谁也掰不开。



何慕冲到医院抱着何瀚伤心欲绝,不慎撞跌了床头柜的花瓶。




枯萎的黄玫瑰落了一地。




何瀚和项允超同时下葬。






没有你,我一个人无法生存。






栗色头发的男孩子拿起弹弓把纸团射向窗外经过的男生。


男生捡起纸团展开来,随即往四周张望了一下。


栗发男生从窗口跃出,站在男生面前,满脸通红,眼睛四处乱瞟,脸上却带着倔强,踌躇了一会儿才说话。



与纸团上的内容一样。



能不能和我做朋友。



男生把纸团对折起来,低头微笑,轻声道——



能啊。



———————————————————————


黄玫瑰的花语:对于爱情,代表热情、真爱,但是也表示为爱道歉,亦代表等待,等待属于他们的爱情。黄玫瑰虽然是代表道歉的鲜花,但同时也代表着幸运。



 桔梗花的花语:永恒的爱和无望的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