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徒

【苏越/越苏】除妖师记事

cp无差

祝各位看官新年快乐❤

———————————————————————————

远在南疆,有一乌蒙灵谷,不闻世事,以自身强大的除妖本事守护着谷内的安宁。

乌蒙灵谷的巫祝韩休宁对作恶的妖怪从不轻饶,故招来谷周围的妖怪对其的不满,却对她无可奈何。

却怎想,一除妖师得悉此事,他为夺乌蒙灵谷之凶剑焚寂,竟串通众妖怪进攻乌蒙灵谷。

谷周围的妖怪本就对那巫祝恨之入骨,便答应帮助他将乌蒙灵谷一举歼灭。

韩休宁有一子,名为韩云溪。韩休宁为保乌蒙灵谷的一点血脉,在结界被破坏的时候,取下焚寂让韩云溪带上它逃出谷。

“云溪,你带着剑出谷,”韩休宁说着从怀里拿出一小指长的线,“跟着‘芯’走,不要回头知道吗?”

‘芯’是一种无害的妖怪,它会自我燃烧漂浮在空中,照亮四周。有时候会吃掉蜡烛上的灯芯,取替其位置,在蜡融化后便会离开。

韩云溪正值懵懂的年纪,对即将发生的灭谷之灾并不知晓,故听从娘亲的话跟着‘芯’出了谷。

‘芯’飞得老快,韩云溪拼了命也落后不少,突然他被绊了一跤,爬起来的时候‘芯’已不知所踪。韩云溪只跟着‘芯’奔跑,全然不知道自己身在何处,‘芯’消失后才发现四周一片漆黑,一丝光线也无。

韩云溪心生恐惧,哽咽着喊娘。

“娘,娘,呜…娘…”

突然,身后传来韩休宁的声音,“云溪…云溪…”

韩休宁的声音一如既往地温柔,韩云溪不作他想,惊喜地循声望去。

没想到入目的不是韩休宁慈祥的面孔,而是一只苍白得发光的手臂,眼见尖锐泛黑的指甲就要刺入他的眉心。

韩云溪下意识瞪大双眼,声音却丝毫发不出来,也无从抵抗,就要眼睁睁地看着那只手臂向自己伸来。

韩云溪感觉到自己的眉心一阵刺痛,但同时间他的后襟一紧,韩云溪被那力道拉退了几步,像是被拉出黑暗似的,周围豁然开朗,他看见了淡淡的月光穿过层层枝桠照射在土地上。

韩云溪看着那片黑暗渐褪,那只手缓缓退入黑暗,消失殆尽。后襟的力道松开了,他没了支撑,双腿一软跪在地上。

一名蓝衣男子从韩云溪身后走到他眼前蹲下,韩云溪才回过神来,目光渐渐聚焦,才看清眼前之人。

蓝衣男子的指尖碰上韩云溪的眉心,问道,“疼不疼?”

韩云溪看着男子呆呆地摇头。

男子又问,“我叫陵越,你叫什么名字?你的家在哪里?”

韩云溪努力地回想,却想不起自己怎么会在这里,从哪里来,要到哪里去。

“没关系,你刚刚被‘忆白’伤了,它夺取了你部分的记忆。”

陵越取下霄河剑,霄河剑在月光的沐浴下泛着悠悠白光,他拔出些许剑身让韩云溪在银亮的剑身上查看自己的眉心。

韩云溪看见了自己的眉心上有一红点。

陵越执起他的手将他扶起来,拍拍他膝下的泥土。韩云溪身高不过到陵越腰部以下,他抬头看陵越,感觉陵越竟是如此高大。

陵越牵着他的手走出森林,路上看见不少奇怪的青光。陵越向他解释说那些是‘菌’,‘菌’会附在生物上吸收营养,使被附生者加速衰老,而它们的弱点是水,所以它们通常只会出现在森林深处,接触不了雨水的地方。



“我在来时的路上看见了延绵百里的屠苏草,不如以后你就名为百里屠苏好不好?”




“嗯。”




在这一天起,韩云溪忘却往事,取名为百里屠苏。




从此,韩云溪和乌蒙灵谷就只存留在历史当中。




———————————————————————————

2016年第一篇文章







评论(6)

热度(28)